在我被誕下的那一刻起,我的生命中就只有一樣被我視為生命般重要的東西,其他的東西在我認為都微不足道……而那樣重要的東西現在就站在我眼前,她正高興的和我說話。她是一個人類,她總是穿著一件暗紅色的西式洋裝,長長的頭髮有些微捲,以人類的觀點來看,她是個可愛的女孩,名為小奈……

她將我種下,每天為我澆水施肥、和我說話談天,從不間斷的,但我生長的並不好,不像其他的樹一樣雄偉挺拔……沒錯,我是一棵樹,一棵生長不全的樹,但小奈並不是很在意,仍然每天細心的照顧我,並且和我說話,而我也樂於和她說話,但我的心裡因此有了疑問……

人類聽得見植物說話嗎?


我們樹不像人一樣有嘴巴可以用來傳達言語,也不像人類一樣有靈活的四肢可以做出各種動作來比手畫腳來傳達心意,為什麼我們之間有辦法溝通呢?而且小奈好像也有辦法和風說話,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關於這點我也曾問過她,但她卻也只是笑著回答:「因為我異於常人呀!」

後來我又問了,那為什麼其他人都聽不見呢?

她仍然笑著說:「就跟你說我異於常人了嘛!呵呵,這樣不好嗎?」

這……也不是不好,我很高興有人可以陪我聊天,只是……好像哪裡怪怪的?

「會很奇怪嗎?」小奈歪著頭,似乎一點也不明白聽見植物說話是多麼奇怪的一件事情。

聽她這麼理所當然的語氣,我突然覺得這好像一點也不奇怪了,反而很正常,顯得問這種問題的我才奇怪。

嗯——好像真的一點也不奇怪呢!

小奈笑嘻嘻的回:「是呀!一點也不奇怪唷!」

但在她說完這句話的瞬間我突然覺得,好像又蠻奇怪的?感覺真是矛盾。


就這樣,我看著她一天天長大,從當初那個懵懂無知的小女孩一直到綁著馬尾穿著制裙的大女孩。

她的朋友依舊的少,這令我有點為她擔心,也很不解,為什麼?為什麼如此可愛活潑開朗的女孩會沒人喜歡?

小奈來探望我的時間越來越少,臉色也一天比一天憔悴,皮膚也不如往常的白皙透亮,而是呈現一種不健康的蠟黃色。但她仍然每天都不吝嗇的給予我笑容,要我別擔心,她很健康,沒事的。

那個小傻瓜,我怎麼可能會不擔心呢?我可是擔心的要死呀!


這一天,小奈依然坐在屬於我的樹蔭下,頭低低的,我只能看見她的頭頂。她幽幽的說:「小樹,我跟你說唷!」

嗯,什麼事呢?

「其實呀,我的耳朵聽不見呢。」小奈保持著平常的語氣說出這段話,但因為她一直都是低著頭的所以我看不見她到底是用什麼樣的表情和心情說出這句話,但卻讓我覺得這句話異常的沉重。

我聽完這句話後我愣了一下,怎麼可能,妳不是聽的到我在說什麼嗎?

小奈抬起頭用她那雙漂亮的雙眼直直的盯著我看,害我感覺心裡有種異樣的情緒在胸口雀躍著。

小奈淡淡的勾起一抹笑容說:「我聽得見……大自然的聲音……」

我沉默了,平常愛惡作劇的風也沉默了。

小奈輕輕的吐出一段話:「我聽不見實體的聲音……也許別人都認為我個聾子,聽不見,很可憐。但我並不這麼認為,我聽不見他們的話語確實可惜,但我從來都不認為我可憐,我聽見的,比他們還要來的更多,更廣,又更真實……」

我……

「啊,時間不早了呢!我該回去了呢!Bay!小樹!」小奈沒等我說完就站起身往前直跑去,還不時的往我這揮手道別。

喔……明天見……

我也不明白我剛剛是想說什麼,我到底是想說什麼?

小奈聽見這話時背影明顯地震了一下,並且回頭對我笑了一下,用雙手在嘴巴上做出大聲公的模樣對我大喊:「對了小樹!人類的生命是很短暫的喔!」

在她丟下這句沒頭沒尾的話之後就頭也不回的跑了,不知道為什麼,心底沉甸甸的,好奇怪的感覺。

真是的,最近擔心的東西越來越多了。




---------------------- 未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曉鬼 的頭像
曉鬼

沒有什麼不可能★

曉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